公立医院和皇家寺院“联姻”,佛系医院了解一下?

中国企业家杂志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21 14:13:29    访问量:239     【字体:

黄褐色的装潢、莲花状的灯饰、“卍”字符建筑纹理,在西安南城雁塔区,离大雁塔约1.7公里处,一家佛系医院正进入当地人的视野。

佛系医院.jpg

 

就在上月底,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简称“西安交大一附院”)与佛教寺院大兴善寺合办的大兴善寺院区正式开诊。该院区总建筑面积12340平方米,病床数180张。

 

大兴善寺院区的负责人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“民众的就医需求非常旺盛,我们已经开了3个病区(一个病区约设46~52张床位),基本在没有宣传的情况下,开一个就满一个”。


此外, 患者去该医院就诊时,会认真礼佛,对医护人员也非常礼貌和客气,医患之间有更强的互信关系。

 

公开资料显示,大兴善寺是中国“佛教八宗”之一“密宗”祖庭,原名“遵善寺”,始建于晋武帝泰始二年(226年),也是隋唐时期的皇家寺院,隋唐帝都长安三大译经场之一。

 

合作双方称,大兴善寺院区的开诊,标志着国内首个公立医院和佛教寺院结合的医疗新模式诞生。

 

实际上,中国早有佛教医院的探索和实践,但人们对于佛医结合的科学性和佛教医院的商业化仍存在争议。

 

治病也治心

 

据了解,西安交大一附院与大兴善寺的合作协议签署于2015年7月。大兴善寺院区在正式开诊前,经过了近3个月的试运营。

 

作为西安交大一附院“两院两区四分院”规划中的一部分,大兴善寺院区开设了康复医学科和中医科,设有门诊和住院部,并配备了检验科、影像科(DR,CT和MRI)、心电图室、B超室、药房等医技科室。

 

中国卫生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景明,曾任长安医院、北京北亚骨科医院、南昌334医院等多家医院院长。在他看来,相比普通医院,佛教医院在扶危济困的教化下,更容易吸引社会关注和群众就医。

 

不过,相比治病,佛系医院看起来更多是“治心”。

 

王景明分析,医生按照科学规律诊疗疾病,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是医务人员工作的真实写照。但受传统孝悌文化的影响,亲属子女对于濒危亲人总是幻想发生奇迹,不惜重金挽救亲人生命,达不到目的就要迁怒于医院或医务人员。而具有宗教信仰的病人,能够坦然面对不能治愈的疾病和死亡。

 

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佛系诊疗自然会减轻医患矛盾。从医疗实践中也可以看到,几乎很少发生具有佛教信仰病人的医患纠纷”。

 

存在已久,但兴办门槛高

 

中国佛系医院的发展有历史可追溯,香港佛教医院和台湾慈济医院最负盛名。前者始建于1966年,由香港佛教联合会所筹办,与伊丽莎白医院(香港大型公立医院)达成了合作关系;后者是由证严法师和其创立的慈济基金会经营的医院,于1986 年启用,被认为是全球唯一具有医学中心等级以上的佛教医疗机构。

 

知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,本次西安交大一附院与大兴善寺合作的大兴善寺院区前身,其实是大兴善寺早年开设的一家规模较小的一级医院。大兴善寺出于“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医疗资源与服务”的考虑,想扩建该医院,便找了与它直线距离仅数百米、且为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的西安交大一附院。

 

王景明表示,承办慈善事业是各种宗教的重要工作内容,其中扶危济困更是发展教徒、扩大教会影响的重要途径。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佛教都曾着力创办自己的医院,如北京协和医院前身就是天主教会医院。

 

王景明同时指出,改革开放之前,中国内地原有教会医院已经全部被公私合营,或转为公立医院。改革开放以后,社会资本兴办的各种形式的医院发展尚有诸多限制,加之兴办医院的专业门槛,使得包括佛教医院在内的其他形式医院没有生存的基础。

 

另一方面,人们对于佛教医院的商业化也存在争议。

 

有报道称,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中国便出现寺院“承包制”。与KTV、饭馆一样,寺院也成为投资的对象。私人向寺庙主管部门交纳一定费用后,采取入股或承包的方式经营寺庙,再请来僧侣,通过门票费、功德钱和香火钱赚取利益。

 

“过度商业化的行为在大兴善寺是不存在的”,上述大兴善寺院区负责人称。他认为,西安交大一附院是公立医院,大兴善寺曾为皇家寺院,二者都是代表国家层面的非营利性单位,即盈利不能分红,只能用于医院的持续发展。而且,大兴善寺院区是西安交大一附院功能的延伸,运行模式和该医院本部完全相同。


 “它将促进不同类型医院平等竞争和发展”,王景明对记者表示。